翻页   夜间
w88top优德中文版官网-登录下载 > 嘴强守护神 > 第一百零六章 一拍即合

第一百零六章 一拍即合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w88top优德中文版官网-登录下载] http://www.chinawheelie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贝飞鸿望着山河乾坤图,妖立言站在他的身边,毕恭毕敬啊,妖立言的身边,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妖狼少年,一样的毕恭毕敬的站着。

    “虽然这只是仿品,但是这威力已经非常不错了,鸦牢之的刀法很不错,但是他终究破不开这山河乾坤图啊!”贝飞鸿叹言。

    “属下看鸦牢之的刀法越看越心惊胆战,属下能割下他的腿纯是侥幸。”妖立言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侥幸。“贝飞鸿说,“你说朱黎阳会不会来?”

    “假如是我,我绝对不会来,”妖立言说,“但是这个人一向让人难于琢磨。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他来,又希望他不来,”贝飞鸿说,“假如他敢来的话,我就敢杀了他。他不来的话,我更加想杀了他,不来说明他太能忍了,太工与算计了,我们一点点翻盘的机会有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,你一样也没有翻盘的机会。”远远的传来了朱黎阳的声音,他非常自信。

    “山河乾坤图,果然名不虚传啊!问贝大将军好。”朱黎阳远远的对贝飞鸿和妖立言说。

    “将军别来无恙啊!”贝飞鸿看到朱黎阳单身上前,好像有一点点惊讶,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得不来。“朱黎阳笑着说,他嘴巴很大,微微一笑,露出了满口的牙齿,牙齿雪白的。

    “我来之前,我已经让宁守带着他新练的二十万大军从青山城出发了,本来我并不想和贝将军拼个你死我活,但是现在我没有办法,只有拼了。”

    朱黎阳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或许宁将军会更好的办法,我给他的命令就是不用考虑我们的死活,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们还没有人回去的话,就当我们都死了。在他大军发起进攻的那一刻,他就不会再计较我们的死活了。“

    “朱大将军真会选人,这种事情宁将军是做得出来的,有时候我在想,假如在青山城那一天我不患得患失,直接一股脑扑向可汗府,杀了极大可汗,是不是会有另外一个结果。“

    “不会!”朱黎阳笑着说,”他准备了十面汗旗,到底有没有准备十位可汗,那我就不得而知了。“

    贝飞鸿哈哈大笑:”大将军真会说笑话。“

    “没有说笑话。”朱黎阳说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为何而来?”贝飞鸿说。

    “他们出来,我进去。”朱黎阳说。

    “我信不过你,你也信不过我,这事情没有办法交易的。“贝飞鸿说。

    “有办法。”朱黎阳说得非常的肯定,他的目光如电,看了看妖立言,问,“妖将军真是个懂规矩的人。”

    妖立言一直握着刀在贝飞鸿的边上,脸色肃穆,没有说一句话。有贝飞鸿在场,他自然不用说话。

    既然朱黎阳已经喊到了自己,妖立言就想藏也没有办法藏住了,他对着朱黎阳施了一个礼,问了个好:“朱大将军好。”

    “妖将军能伤人族两员大将,而我们竟然无话可说,见了妖将军让我既恨又敬啊!”朱黎阳说。

    妖立言闭嘴不言,贝飞鸿笑着说:”能有大将军如此评价,妖立言势必会名扬天下。不知道大将军是如何看出我们的山河乾坤图,也不知道大将军是如何避开我们布置的山河乾坤图的?“

    “很简单,“朱黎阳说,”现在雪下得很大,雪总会压断树枝,总会有枯枝掉在地上,山河乾坤图中的雪太干净了,我在想这位神明,一定有一些洁癖。“

    贝飞鸿徐徐看了看山河乾坤图,点了点头说:“是这个事情——仿品果然骗不过明眼人。”

    朱黎阳上前了一步,他带着笑。

    贝飞鸿皱起了眉头,突然他看到了一缕微光。他本能的往外一闪,而他身后的妖立言就没有这么敏锐了,他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四面八方笼了过来,唯一有一丝丝的空隙就是他的前面。

    他毫不犹豫,对着这一丝空隙冲了出去,他越过了妖立言,将那个孩子一把抄起,慌忙的往远处一掷。

    “天罗刀。“他发出了一声惊呼,抽出了自己的腰刀,紧紧的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天罗刀,聚则为刀,散则为网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天罗刀下,在劫难逃。

    妖立言没有动。

    天罗刀几乎看不见,但是它却是真实存在的,天罗杀手手中的天罗刀,竟然在朱黎阳手中运用的出神入化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朱大将军什么时候拜在天罗门下了?”贝飞鸿嘲讽着说。

    “这柄天罗刀,是和天罗中一个老赌棍打赌时候赢的,”朱黎阳很认真的说,“天罗功法并不适合我,所以我不会拜在天罗门下,但是既然有了天罗刀,用一下天罗刀法,天罗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囚禁妖立言意下如何呢?“

    “很简单,拿他的命和我的命,换他们的自由,”朱黎阳说,“你将他们放了,我放了妖立言,然后自己留在这里,如果贝大将军不放心的话,我可以进入山河乾坤图中。”

    “假如我拒绝呢?你的筹码好像并不够。“贝飞鸿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筹码你没有办法拒绝,”朱黎阳说,“因为我的筹码不止这一个。”

    远处,一个年轻人脸上含着笑,他的手中抱着一个妖狼少年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的手非常的粗壮也很长,手掌很大,和身体完全不成比例,手长过膝。

    “铁臂老么,没有想到传言是真的,么公子真是那位献祭了神明然后又从神明手中卖回来的孩子吗?“贝飞鸿也含笑着问。

    铁壁老么,传言中为人族飞凤部落人,他生下来就天赋异禀,力气非常大,据说五岁的时候,就可以拉住一头蛮牛。

    只是他父母非常的不堪,有神明听说人族之中有这么一个孩子,见猎心喜,想尝一尝这孩子的味道。有神官到了飞凤部,对孩子父母说神明希望他能将这孩子献祭给他,作为回报,这孩子能举起多重的黄金,就赐予他多重的黄金。

    孩子不明就里,高高兴兴的举起了五千两黄金,父母大悦,将他献祭给了神明。

    他父母最后也没有保住自己的黄金,就在他献祭了孩子的那个晚上,有强盗抢走了他们的黄金,还杀了他们灭口,临死之前,他们非常愤怒,希望神明能惩罚抢走他们黄金的强盗。

    三眼族的神侍为他们报了仇,神明也收回了他们的黄金。先大可汗姬云将经常将这个事情挂在嘴边,说神明不可信任。

    “人族的命比较贱,神明见我长得比较丑并且胆子很小,见到了他们吓得屁滚尿流的,就对我没了兴趣。颜阿嬷用了两颗蛟珠,又将我从神明那里将我给换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说,仿佛在说着一个和自己根本不相关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接着冲贝飞鸿点了点头说:“先可汗说的那个孩子就是我,我名字叫薛亏吗,先大可汗说我将是他带大的最后一个公子,加上我的名字不好听,所以他们都叫我老么,先大可汗对我有教导之恩,可是大可汗离世,我却没有能回来,一直非常痛心。请贝大将军不要再提这些事情吧。“

    贝飞鸿点了点头,说:“公子见谅。”

    他靠近了朱黎阳,对朱黎阳说:“幸不辱使命。”然后,他一只手提着这个妖狼少年的脖子,如同提一只小鸡一样。

    妖立言面无表情,贝飞鸿竟然也没有说话,朱黎阳和薛亏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现在呢?我的筹码够了吗?”朱黎阳问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够。”贝飞鸿说。

    “假如这孩子是安陆侯的世子呢?那够不够?”朱黎阳又问。

    “够了,”贝飞鸿打了个哈哈,说,“朱大将军真是神人,贝某输得不冤枉。“

    “你真是个老狐狸。”朱黎阳说。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贝飞鸿说。

    妖立言看不懂他们说的话,但是他不会问的;铁臂老么也听不懂,但是他阿也不会问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换?”贝飞鸿问。

    “世子换琴心公主,公平合理。”朱黎阳说。

    “公平合理。”贝飞鸿说。

    铁臂老么将手中的少年掷给了贝飞鸿,贝飞鸿拍了一下少年的肩膀。这少年很倔强,他眼睛还在冒火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姬琴心从图中出来,她看了一眼朱黎阳,有一些愣。

    “走吧,”朱黎阳说,“大可汗会在后面接应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小心。”姬琴心有一些依依不舍,但是还是回过了头,对朱黎阳说。

    “妖将军换两个残废,这也公平。”朱黎阳又说。

    “确实公平,妖将军值这个价。”贝飞鸿说。

    妖立言慢慢的走了回去,他回过了头,对朱黎阳说:“天罗刀,其实也没有想象之中那么恐怖。”

    鸦牢之和路飘影也从图中放了出来,他们相互看了一眼,鸦牢之想去朱黎阳的身边,但是看了一眼贝飞鸿和朱黎阳,没有动了。路飘影化成了一道淡淡的影子,贴着鸦牢之。

    “老八,回去我请你喝酒。”路飘影说。

    “保重。”鸦牢之张了张嘴巴,好像有很多话要说,但是只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薛亏换两个孩子。”朱黎阳说。

    “这也行?这我们真是血亏啊,好像大将军和薛亏要走出去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容易,但是现在我们站在图的外面,总不是那么确定的事,进入图中,事情就确定了,我和老么联手,逃走的机会增加了一大半,你说你们亏还是不亏?”朱黎阳说。

    “亏,这事情我们亏了,血亏。”

    “换一个?”朱黎阳试探着说。

    “行!”贝飞鸿说。

    杨轩从图中放了出来,他气呼呼的看着贝飞鸿,又看着朱黎阳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朱黎阳抱了他一下说,“你一向胆子很大,不用害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。”杨轩说。

    “我换里面所有的人,这你不亏吧。”朱黎阳说。

    “亏,”贝飞鸿说,“血亏,你现在逃走的机会不到一成。”

    “那除了薛亏外呢?或者你赌一把看看?“朱黎阳问。

    “还是亏,不过其实他们对我来说也是没有用处的,我就让让你吧!既然有十拿九稳的事情,那我干什么要给你一成机会呢?请入图。“

    “贝大将军真是个爽快人啊,我最喜欢和爽快人做生意。”朱黎阳迈开了步,走入了山河乾坤图。

    贝飞鸿也如约放走了妖夜和莫言、小七他们。

    “贝大将军和朱大将军都是爽快的生意人啊,假如你们愿意学学做生意的话,一定会富甲一方的。“妖狼之中最会做生意的郑飞舟先生由衷的感叹说,这两个人达成一致太快了,这么大的事情,竟然三言两语就决定了,不过他也隐隐感觉到他们的一拍即合之中是存在一点问题的。

  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