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w88top优德中文版官网-登录下载 > 最强捕头 > 第692章风雪山庄61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w88top优德中文版官网-登录下载] http://www.chinawheelie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张玉疾声说道,“陆捕头,你是不是想错了,小郭的腿伤的这么重,他怎么可能去害了施凯勇呢?”

    陆大石转过头看着张玉,轻声问道,“张公子,如果郭怀忠的腿上没有伤,你认为这件事情有没有可能是他做的呢?”

    听到陆大石的问话,张玉愣了一下,转过头看着郭怀忠腿上的伤,摇了摇头,“不对,小郭的腿上就是有伤,他不可能做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陆大石闻言,摇了摇头,转过头对了一名家丁招了招手,等他靠近后,这才伏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家丁听完了陆大石的吩咐,忙点了点头,快步离开了餐厅。

    等到这名家丁离开餐厅后,陆大石这才扫视了一下众人,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,这件事情也简单,当天,郭怀忠和张公子他们冒着风雪一起去狩猎,后来,张公子的随从来求救,说张公子遇险,等我们去救援的时候,却发现张公子没事,反而郭怀忠腿上受伤了。

    但当时大家想错了,郭怀忠并没有受伤,他之所以说自己受伤了,因为这是为他以后要做的事,布局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陆大石的语气停顿了一下,但紧接着,他也不等别人回答自己的话,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郭怀忠假装腿上受伤,其实有两个好处,第一,他可以假装自己的腿受伤了,通过这一点来证明,他只能躺在自己房间里不能出来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好处,就是他可以假借腿上受伤,把那支弩箭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刚听到陆大石说到这里,张玉便惊呼出声,“陆捕头,难道你是说,郭怀忠找到了那支弩箭吗?”

    陆大石点了点头,“应该是这样的,我虽然没看到当时的情景,但我猜测,你射出去这支弩箭以后,大家开始寻找弩箭,应该没过多久,郭怀忠的腿便受伤了吧?”

    张玉闻言,皱眉点了点头,疑惑的问道,“难道,这支弩箭和小郭受伤有什么联系吗?”

    听到张玉的问话,陆大石点了点头,“确实有联系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陆大石的语气顿了顿,才继续说道,“还记得以前我们所说的吗,在这冰天雪地里,想要走路不滑倒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如果把弩箭这支利器放在身上,万一滑倒时被刺伤了,那可就糟了。

    可是在当时,难道你没想到,只有一个人不担心滑倒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陆大石转过头看着郭怀忠,缓缓说道,“郭怀忠就不担心滑倒,因为他腿上受伤了,他直接躺着就行了,又怎么会滑倒呢?

    郭怀忠就是用这个办法,把那只弩箭带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

    陆大石这话刚说到这里,郭怀忠便怒声大吼。

    “陆大石,你胡说,当时下着那么大的雪,一只小小的弩箭,大家都找不到,我又怎么能找到呢?”

    陆大石闻言,笑了笑,“其实无论下多么大的雪,努箭射出去的方向不会改变,我想,在当时,张公子射出弩箭之后,第1个跑出去的人应该就是你吧!”

    听到陆大石的这句话,张玉忙点了点头,转过头看着郭怀忠,颤声说道,“小郭,好像真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玉的语气顿了顿,又仔细想了想,才继续说道,“我记得,还是你说的那个树桩是猎物,我才会放箭的,而且,陆捕头说的对,在我射出那一箭之后,也是你第1个冲出去要检查有没有射中猎物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玉的脸色已经有些发白,猛然伸手指着郭怀忠,大声叫道,“小郭,难道真的是你吗?”

    郭怀忠闻言,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,忙摆了摆手,“张公子,我当时也是看错了呀,和这有什么关系呢,当时大家都去找那只弩箭,怎么偏偏就是我找到了呢?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郭怀中的语气停顿了一下,但紧接着,他也不等张玉说话,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陆大石,他在说谎,那支弩箭明明丢在山上了,怎么非要说是我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郭怀忠转头看着张玉,大声叫道,“张公子,今天晚上有外人来,你也看到了,他们在山上害了老张,这事儿你也知道,他们手里有弩箭,施凯勇肯定是被他们害的。”

    陆大石摇了摇头,“郭怀忠,难道你还不死心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陆大石的语气顿了顿,才继续说道,“张玉的箭法很好,你向他指着那个树桩,虽然当时下着很大的雪,但我猜测,张玉的那支弩箭肯定射中了那个树桩,你只需要跑过去,从树桩上把那只弩箭拔出来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当然,你不可能把那支弩箭拿在手里,你把那支弩箭拔出来以后,很可能就扔在了雪地里,然后用脚踩着,在大声呼叫其余的人,说这里找不到奴家了。

    然后,你等到大家去别的地方找的时候,你就可以悄悄的把脚下的这支弩箭拿起来。

    事情其实就这么简单,这和你从一开始打算的应该一样,然后你再假装受伤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陆大石的语气顿了顿,才继续说道,“如果我没猜错,你为了不被别人发现,你找到的这只弩箭,也很有可能,被你绑在了伤腿上,这样就更不容易被人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后,陆大石目光炯炯的看着郭怀忠,冷冷的问道,“郭怀忠,我说的没错吧,你就是用这种方法把母舰带回来的?”

    听到陆大石的话后,郭怀忠愣了半晌,突然大笑起来,猛地抬手指着陆大石。

    “陆大石,我承认你说的有几分道理,可这一切都是你猜的,你没有任何证据,能证明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我现在告诉你,这件事情和我没关系!”

    听到郭怀忠的回答,张玉愣了一下,一时间,竟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陆大石说的很有道理,当时大家就猜测,第8支弩箭,是怎么出现的!

    而自己,也是因为这支弩箭,摆脱了自己的嫌疑,可郭怀忠,却真的有可能像陆大石说的那样,借着腿部受伤的缘由,把那只弩箭带回来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张玉对自己的箭法很有自信,当时郭怀忠说自己没有设中那个树桩的时候,还以为是因为风雪太大,自己真的没有射中呢?

    可现在想起来,这一点确实很可疑。

    张玉可以肯定,当时跑到树桩前的第1个人,绝对是郭怀忠。

    因为张玉还很清楚地记得,当时郭怀忠跑到树桩前,大声告诉自己没有射中的时候,当时自己的心情真的很失望,所以记忆才非常的深。

    难道,第8支弩箭真的是郭怀忠带回来的吗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岂不是说,施凯勇是……。

    也恰在此时,张玉便听到了郭怀忠的这一番话,心中顿时一动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只是陆大石的猜测而已,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玉转过头看着陆大石,想看看他有什么证据,能证明他所说的事情。

    陆大石看着郭怀忠,点了点头,微笑着说道,“郭怀忠,你说的对,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,我并没有在你们身边,更何况天上下着大雪,就算有证据,也早就被这满天的大雪覆盖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陆大石的话后,郭怀忠的嘴角立刻泛起一丝冷笑,“陆大石,既然没有证据,你就敢胡乱的指证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郭怀忠的语气顿了顿,才继续说道,“陆大石,你是不是以为我好欺负呀。”

    郭怀忠的声音猛然加大,厉声喝道,“陆大石我告诉你,你必须向我道歉,要不然,我和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见郭怀中愤怒咆哮,缪承平叹了一口气,忙上前说道,“郭公子,这事儿怎么能怪陆捕头呢?

    他也是为了查案,才做出一番推测,如果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,那岂不是更好,何必发这么大火呢?”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后,缪承平有些恼火的转头看了陆大石一眼,暗怪他没有证据,就胡乱的说话,引来这么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郭怀忠虽然对张玉很恭敬,可那是因为张玉他老爹是南郡刺史。

    陆大石只是淮水县的一个小小的捕头,如果郭怀忠想要和陆大石斗,凭借他老爹的实力,简直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陆大石目光始终没离开过郭怀忠,就算听到郭怀忠的这一番话之后,脸色也没有变过,半晌后,陆大石才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郭怀忠,这件事情确实是我猜测的,可接下来的事情,就不是我猜测的了。

    你带回来那只弩箭,便藏到了你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可你当时并没有动手,因为你要找一个时机,找一个能够嫁祸给别人的时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陆大石转头看着张玉,这才继续说道,“机会你终于等到了,那就是张公子。

    那一天,你听到施凯勇回来了,便立刻动身去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施凯勇见是你来了,虽然惊讶,但却对你并没有什么戒心,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,你想要害他。

    然后,你只需要趁着施凯勇不注意的时候,对他突然出手,将他害了,然后迅速回到自己的房间…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陆大石的话说到这儿了,郭怀忠再也忍不住了,猛然大叫,“陆大石,你胡说,当时我的腿已经受伤了,怎么可能走到施凯勇到房间里去。”

    陆大石淡淡的一笑,“我已经说过了,你的腿没有受伤,为什么不能走到施凯勇的房间去?”

    听到陆大石的话后,郭怀忠顿时勃然大怒,猛地伸手指着自己腿上的伤痕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没看到吗,这是什么,这难道不是伤口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怀中的语气顿了顿,冷笑一声,才继续说道,“陆大石,你是不是想说,我的伤并不重,就算是有这点伤,我也可以做到这件事情啊!”

    郭怀忠的话说到这里,猛然暴怒起来,“陆大石,如果你不相信,让我在你的腿上戳出一个这么大的伤口,看你能不能走到施凯勇的房间去?”

    听到郭怀忠的话后,陆大石只是摇了摇头,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郭怀中见陆大石没说话,更加愤怒,伸手指的陆大石,冷笑的说道,“陆大石,我看你这捕头的位置也坐到头了,你信不信,等我离开了风雪山庄,你就做不成捕头了?”

    眼看着陆大石还是没有说话,缪承平有些不忍心,忙上前说道,“郭怀忠,何必闹得如此呢,陆捕头是我请来的,你给我一些面子,不要把事情弄僵了,这对我们大家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缪承平的话之后,郭怀忠咬了咬牙,“缪公子,今天我就给你个面子,只要陆大石向我道歉,我就大人大量,不再计较他胡乱指认我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郭怀忠的要求,缪承平愣了一下,随即,转过头看向陆大石,正要说话,却猛然听到餐厅的门口处传来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卢家的一个家丁,正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家丁快步来到陆大石面前后,伸手将手里的一柄宝剑递给了陆大石。

    陆大石接过宝剑,只是微微看了看,便转过头看向郭怀忠,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郭公子,现在,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

    其实,郭怀忠在看到这名家丁走进来之后,脸上就变了颜色,如果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,他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听到陆大石的问话,郭怀忠这才惊醒,强笑着说道,“陆大石,你说什么,我怎么听不懂?”

    陆大石摇了摇头,“郭怀忠,你懂,你知道我在说什么,如果你现在承认,还可以算是你自首,如果你不承认……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陆大石还要再说,缪承平忙上前打断了他的话,低声说道,“陆捕头,你还是别说了,如果你真怀疑他,就等找到证据,再说也不迟啊!”

    听到缪承平的话之后,陆大石缓缓将手里的宝剑,提了起来,轻声说道,“缪公子,难道你还不明白吗,这就是证据!”

    看着陆大石手里的宝剑,缪承平猛的愣住了,他仔细打量了宝剑一遍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陆捕头,你在说什么,我怎么不明白?”

    陆大石闻言,转过头看着郭怀忠,冷声说道,“郭怀忠,我现在再问你一次,如果你再不承认,我可就要把这支剑拔出来了,后果怎么样,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吧!”

    此刻的郭怀忠,已经满头大汗,脸色更是苍白的吓人,双眼紧紧的盯住陆大石手里的宝剑,眼神中,竟然带着一丝的恐惧。

    缪承平看到这一幕,心中更加好奇,难道,这只宝剑里真的藏着什么秘密吗?

  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